房产物业律师网--杨晓刚律师代理的北京圣廷科技有限公司与唐海峰买卖合同纠纷案判决书
网站首页    热点新闻   网站产品   维权方略   物业公司园地   律师论法   仲裁诉讼   案例集锦   法律法规   文书范本   物业培训   业主与业主大会   物业常识   物业精品案例   二手房买卖   商品房买卖   拆迁纠纷   物业法律解读   房产法律解读   建筑工程   合同纠纷   聘请律师服务   本站论坛

北京中勉律师事务所--北京首家房产物业专业律师事务所,电话:01051296080。

北京房产物业专家、中勉律师事务所主任杨晓刚律师为您提供免费法律咨询,咨询热线:13611039928 。

由杨晓刚律师团队亲力打造的《北京市物业管理动态》2014年7月期精彩出炉,欢迎致电咨询、订购!咨询电话:01051296080,51296081

 您的位置: -> 案例集锦 -> 房产纠纷案例返回上一页       关 闭   
杨晓刚律师代理的北京圣廷科技有限公司与唐海峰买卖合同纠纷案判决书
     发表日期:2009-12-12
文章字体大小选择:【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2009-8-21)

北京圣廷科技有限公司与唐海峰买卖合同纠纷案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09)一中民终字第932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圣廷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大街3号鼎好天地电子市场A4534。

法定代表人沈鸿雁,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晓刚,北京市汉卓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瑞巧,北京市汉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唐海峰,男,1986年3月3日出生,回族,个体工商户,住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赛汉塔拉镇日和街都仁路432号1户。

委托代理人李青生,北京市中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圣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廷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唐海峰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08)海民初字第2921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9年6月2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杜卫红担任审判长,法官李文成、魏应杰参加的合议庭,于2009年7月7日公开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圣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沈鸿雁及其委托代理人杨晓刚和李瑞巧、被上诉人唐海峰的委托代理人李青生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唐海峰在一审中起诉称:2008年7月,唐海峰通过圣廷公司股东王慧明的核实情况知道王瑞租赁了A4534柜台。唐海峰向该柜台提供价值39 700元的移动硬盘,王瑞使用的柜台属于圣廷公司。2008年7月20日、7月21日王瑞给唐海峰各打了6450元、3650元欠条。2008年7月23日、7月25日、7月30日王瑞分别给唐海峰19 500元、6300元、3800元的转账支票。唐海峰去银行兑票,发现帐户空头。王瑞没有营业执照,是挂靠圣廷公司。圣廷公司在录音中认可王瑞租用柜台的事实。根据中关村的规定,一个柜台只能有一个经营者经营,只能有一个执照,只能是一个经营者。现在起诉要求圣廷公司支付唐海峰39 700元货款,并支付从2008年7月20日以来的利息。

圣廷公司在一审中答辩称:圣廷公司与唐海峰之间没有业务关系,也不认识唐海峰。2008年7月初,王瑞到圣廷公司柜台说要承租,但只是有意向,试用过柜台,没有经手过货物的出入,没有在圣廷公司的柜台经营。所以,圣廷公司不同意唐海峰的诉讼请求。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7月,唐海峰向鼎好A4534号柜台陆续送货,货物内容为移动硬盘,经手人为王瑞。2008年7月23日,王瑞向唐海峰出具一张票面金额为19 500元转帐支票,出票人为北京国瑞鑫元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瑞鑫元公司),收款人为北京东方典信通科贸有限公司。2008年7月25日,王瑞向唐海峰出具一张票面金额为6300元转帐支票,出票人为国瑞鑫元公司,收款人为北京鸿博图腾科技有限公司。2008年7月30日,王瑞向唐海峰出具一张票面金额为3800元转账支票,出票人为国瑞鑫元公司,收款人为北京海中畅想计算机配件经营部。上述支票均被退票。唐海峰出具以A4534为科目、王瑞签字的出库单两张,其中2008年7月20日出库单金额为6450元,2008年7月21日出库单金额为3650元。对于王慧明系圣廷公司工作人员,圣廷公司并无异议,庭审中唐海峰出具王慧明名片,证明系通过王慧明证实了王瑞租赁柜台的情况,对此圣廷公司不予认可。

另查,王慧明与王瑞原系同事关系。庭审中唐海峰提供2008年7月荣少栋与圣廷公司法定代表人沈鸿雁之间通话录音,其中沈鸿雁认可王瑞在2008年6-7月间曾经使用过鼎好A4534柜台的事实。沈鸿雁对于录音真实性不予认可。唐海峰同时提供2008年7月荣少栋与王惠明之间通话录音,佐证证明王瑞租赁使用圣廷公司柜台事实。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出库单、支票、通话录音、一审庭审笔录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唐海峰交付移动硬盘后所收取支票出票人为以王瑞为法定代表人的国瑞鑫元公司。王瑞所签字出库单按照中关村地区电子交易市场交易习惯性质亦属于债权债务凭证。虽圣廷公司否认双方之间存在合同关系,但根据本案中唐海峰提供的录音材料足以证明王瑞租赁使用鼎好A4534号柜台的事实,出票日期与出库单上载明交易货物时间也能相互对应,故唐海峰对其所主张的事实提供的证据材料能形成证据链条,故对其主张事实该院予以认定。基于王瑞使用圣廷公司所租赁柜台,而租赁柜台公示经营者信息亦为圣廷公司,唐海峰在客观上确信王瑞具有代理权,唐海峰有理由相信王瑞的交易行为系代表圣廷公司,王瑞的代理行为有效,故该院认定唐海峰与圣廷公司之间成立买卖合同关系。圣廷公司从唐海峰处购买了货物,理应支付相应的货款。故对于唐海峰请求圣廷公司给付货款的请求,该院予以支持。唐海峰要求圣廷公司赔偿利息,于法无据,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九条、第一百五十九条、一百六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圣廷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唐海峰货款39 700元;二、驳回唐海峰其他诉讼请求。

圣廷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1、一审法院判令圣廷公司给法定代表人为王瑞的国瑞鑫元公司所购货物买单,属于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一审法院依照《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九条、第一百五十九条和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作出判决,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适用法律错误。3、一审原告主体不适格、遗漏被告主体国瑞鑫元公司,且圣廷公司不应作为被告。一审法院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关于“合并审理”的规定,属于程序违法。4、圣廷公司对两份录音证据的真实性未予认可,一审法院无权以该录音证据作为定案依据。圣廷公司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将本案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唐海峰辩称,王瑞租赁了上诉人的柜台,并在该柜台经营;唐海峰将货物送至王瑞经营的柜台。王瑞是否独立经营,与唐海峰没有关系。柜台是上诉人的,上诉人应承担支付货款的责任。唐海峰服从一审法院判决。

圣廷公司在二审期间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予以证明:国瑞鑫元公司的工商档案(其中记载的国瑞鑫元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王瑞)、“鼎好客服中心商户胸卡资料表、鼎好电子大厦经营管理公约”、“鼎好电子大厦照片”、一审法院开庭笔录、支票收款人企业信息查询、现场录音。

本院认为,圣廷公司提交的国瑞鑫元公司的工商档案、“鼎好客服中心商户胸卡资料表、鼎好电子大厦经营管理公约”、“鼎好电子大厦照片”、支票收款人企业信息查询、现场录音等证据,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一条第(二)项规定的二审程序中的新的证据,故不予采信。

对圣廷公司提交的一审法院开庭笔录,本院认为:开庭笔录是在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案件过程中,由书记员对开庭过程中的全部情况所作的文字记录,是以文字形式记载的、如实反映庭审活动的诉讼文书之一种。开庭笔录所具有的特定法律意义,决定了它无论是否经当事人提交,都当然的作为人民法院对案件进行裁判及制作裁判文书的重要根据。鉴于圣廷公司提交的一审法院开庭笔录的内容与一审法院卷宗中留存的开庭笔录的内容一致,本院对圣廷公司提交的一审法院开庭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予以确认。

在二审审理期间,唐海峰确认其所称将本案所涉货物送至A4534号柜台的证据是其提交的出库单上注明了“A4534”;其在与王瑞交易的过程中并不知道A4534号柜台系由圣廷公司租赁经营,该情况是在其向王瑞追讨货款的过程中经查询后才得知的。

本院认为:一审法院作出的王瑞租赁使用A4534号柜台、转账支票的出票日期与圣廷公司认可的王瑞去A4534号柜台的时间段相互吻合之认定正确。就圣廷公司的上诉意见,下面分别予以评述。

1、关于一审法院判令圣廷公司给法定代表人为王瑞的国瑞鑫元公司所购货物买单,属于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八十二条关于“支票是出票人签发的,委托办理支票存款业务的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在见票时无条件支付确定的金额给收款人或者持票人的票据”之规定,表明支票并非收、付货凭证,又因唐海峰未举证证明“对方”给其转账支票时收走了收货条,故涉案转账支票不能证明唐海峰在A4534号柜台交付了本案中所主张的货物。基于此,一审法院作出的唐海峰交付了移动硬盘的认定缺乏确凿的根据,进而圣廷公司提出的一审法院判令圣廷公司给法定代表人为王瑞的国瑞鑫元公司所购货物买单,属于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之上诉理由成立。

2、关于一审法院依照《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九条、第一百五十九和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作出判决,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适用法律错误。

《合同法》第八条的主旨是合同的法律约束力、《合同法》第四十九条的主旨是因表见代理而订立的合同之效力、《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条的主旨是价金数额的确定与推定、《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条的主旨是价金支付时间的确定与推定。根据以上第一点评述,唐海峰在不能证明在A4534号柜台交付了本案中所主张的货物的情况下,即不能证明其诉讼请求所涉买卖合同关系成立。基于唐海峰的诉讼请求所涉买卖合同关系不能确凿成立,也就无须考虑表见代理以及价金数额和支付时间。所以,圣廷公司提出的一审法院依照《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九条、第一百五十九和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作出判决,没有事实根据、适用法律错误之上诉理由成立。

3、关于一审原告主体不适格、遗漏被告主体国瑞鑫元公司、圣廷公司不应作为被告,及一审法院违反《民诉法》第五十三条就“合并审理”的规定,属于程序违法。

根据以上两点评述,唐海峰将圣廷公司作为被告而提起本案诉讼不当,其起诉依法应被驳回,故圣廷公司提出的其不应作为被告之上诉理由成立。基于此,无须再考虑圣廷公司提出的一审原告主体不适格、遗漏被告主体国瑞鑫元公司之上诉理由。至于圣廷公司提出的一审法院违反《民诉法》第五十三条就“合并审理”的规定,属于程序违法之上诉理由,本院认为:合并审理的法律性质是合为一案进行审理,故一审法院同时开庭审理两案后分别对两案作出判决,并非法律意义上的合并审理。所以,本院不采信圣廷公司基于一审法院“合并审理”而提出的上诉理由。

4、关于圣廷公司对两份录音证据的真实性未予认可,一审法院无权以该录音证据作为定案依据。

涉案两份录音证据即使真实,也未体现能够证明唐海峰在A4534号柜台交付了本案中所主张的货物的内容,再根据以上第1点和第2点评述,唐海峰将圣廷公司作为被告而提起本案诉讼不当,其起诉依法应被驳回,故圣廷公司对两份录音证据的真实性是否认可,一审法院以该录音证据作为定案依据是否正确,均不影响本院对于应当驳回唐海峰的起诉之认定。

综上,基于本院采信的圣廷公司提出的第1点和第2点上诉理由,本院支持圣廷公司提出的撤销一审法院判决之上诉请求。一审法院作出的唐海峰交付了移动硬盘、王瑞有针对唐海峰的诉讼请求所涉货物进行交易的行为之认定,证据不足。基于此,一审法院以唐海峰有理由相信王瑞的交易行为代表圣廷公司为由,认定圣廷公司从唐海峰处购买了货物,从而判令圣廷公司向唐海峰支付货款,缺乏根据。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39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第一百五十七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唐海峰的起诉。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杜卫红

代理审判员 李文成

代理审判员 魏应杰



二○○九 年 八 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王立晶

【已访问】2871次    

欢迎发表对此文的评论!
请发表您的评论:
您的名字: 必填
您的邮箱:
评论意见:
还可以输入
需要网上咨询问题的朋友请到论坛提问
如果您有长篇大论,请点击这里向我们投稿。
   业主标签 相关文章:
咨询律师:杨晓刚 Mobile:13611039928 Tel:88588787 Email:lawyer1028@126.com
Copyright www.fcwylaw.com 京ICP备060562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