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物业律师网--联营合同纠纷上诉案
网站首页    热点新闻   网站产品   维权方略   物业公司园地   律师论法   仲裁诉讼   案例集锦   法律法规   文书范本   物业培训   业主与业主大会   物业常识   物业精品案例   二手房买卖   商品房买卖   拆迁纠纷   物业法律解读   房产法律解读   建筑工程   合同纠纷   聘请律师服务   本站论坛

北京中勉律师事务所--北京首家房产物业专业律师事务所,电话:01051296080。

北京房产物业专家、中勉律师事务所主任杨晓刚律师为您提供免费法律咨询,咨询热线:13611039928 。

由杨晓刚律师团队亲力打造的《北京市物业管理动态》2014年7月期精彩出炉,欢迎致电咨询、订购!咨询电话:01051296080,51296081

 您的位置: -> 案例集锦 -> 其他案例返回上一页       关 闭   
联营合同纠纷上诉案
本站编辑      发表日期:2006-11-29
文章字体大小选择:【
上诉人(原审原告):大连市物资开发协作总公司。住所地: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连平街34号。
  委托代理人:魏连成,北京市京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法定代表人:杨造堂,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董萧,中国国际商会河北商会法律顾问处律师。 
  法定代表人:陈九逊,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靖,河北省进出口贸易公司干部。 
  查明:1994年6月15日,河北省进出口贸易公司海达分公司业务七部(以下简称业务七部)与加拿大尤里卡公司(以下简称尤里卡公司〉签订了TCL(94)008“铸造平面法兰盘”售货合同(以下简称008号售货合同),约定由业务七部向尤里卡公司出售1万吨铸造平面法兰盘。同年6月16日,业务七部(需方)与大连公司(供方)签订了冀进出口海达字第7-601号供需合同(以下简称601号合同),约定供方应当按质、按量、按期交付1万吨铸造平面法兰盘;所交付的产品质量不合格或延期交货,遭到国外索赔,一切损失由供方负责。还约定,执行25天内,供方负责提供4号、12号、24号样品各两件供封样检,并负责安排外方抽检、验货事宜。该合同详细说明栏中又进一步约定:供方负责对生产厂家签订合同、组织生产、质检管理等事项,重大问题要向需方通报,并取得需方与外方协商一致后可进行处理;供方与生产厂家签订加工合同的标的不应超过每吨7500元;需方负责对外签约、洽改合约、封样、验货、报关、租船、接证、改证、结汇等,供方有权参与,并对重大事项提出意见。双方还约定结汇委托大连市工商银行国际业务部办理,供方受需方委托办理打包贷款、结汇等手续,若信用证不能贷款由需方负责;完成008号售货合同所需款额均有供方支付,包括料款、货款、质保金及各种办公费用。双方确认6月10日的“出口法兰盘财务成果预测表”,并认定完成合约实得利润后双方按5:5分成(含退税);如供方不能按质、按量、按期交货;需方不能及时将证开到,及时修正,不能与外方紧密配合解决好应由需方和外方解决的技术、检验、验收、外贸手续问题等,由违约方向守约方赔偿合同总额5%的违约金及由此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 
  同年10月17日,大连公司(供方)与业务七部(需方)签订补充协议,主要约定由需方负责出面按008号售货合同条款要求,提请北京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对外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仲裁委)进行仲裁。仲裁期间的重大问题,包括聘请律师、提出索赔条件、出庭等事项、必须经供需双方协商一致后决定。对于双方最终的盈亏,按以下约定处理:1、如果我方胜诉,索赔成功,所得财物 扣除供方前期所垫付的各种款项后,余额双方按5:5分成。2、如果我方索赔不成,遗留问题将依据601号合同条款,双方协商解决。11月10日,业务七部(甲方)与大连公司(乙方)又签订协议书约定:一、甲、乙双方以海达分公司名义按照008号售货合同条款的要求提请仲裁委进行仲裁,所需费用由乙方承担,有关仲裁的重大事宜由甲、乙双方协商办理。二、仲裁胜诉,索赔成功,所得财物扣除乙方前期所支付的款项(含仲裁费用)后,余额由甲乙双方按 5:5分成,海达分公司不参加分利。三、由于甲乙方联合经营法兰盘业务,海达分公司没有参加,所以有关法兰盘业务所引起的一切法律后果及经济损失,由甲乙双方共同承担,与海达分公司无关。四、甲乙双方1994年10月17日所签订的补充协议同时失效。 
  1996年11月15日,大连公司以601号合同,起诉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海达分公司和省外贸公司承担不能履行合同造成的经济损失约1595万元及利息。其中含生产厂家已完成第一批加工法兰盘货款损失、工装模具损失、仓储费和大连公司实际支付的原料定金、担保定金、违约金、仲裁费和律师费,以及有关利息损失。 
  海达分公司是由实际主办单位运代公司提请河北省外经贸厅批准挂靠在省外贸公司名下后,由省外贸公司于1992年11月26日向当地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设立,取名为河北省进出口贸易公司海达分公司,并领取了营业执照。其企业申请营业登记注册书上的主办单位是省外贸公司,隶属单位则是运代公司,经营方式含自营和代理进出口、加工装配及补偿贸易等。本案008号售货合同和601号合同均未超出海达分公司的法定经营范围,无需运代公司特别授权。海达分公司在挂靠期间,曾向被挂靠单位省外贸公司交纳管理费2万元。1997年下半年,经运代公司向当地工商行政管理局重新申请注册,海达分公司的主办单位登记为运代公司。2000年7月1日,运代公司向当地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注销海达分公司,并在企业申请注销登记注册书“有关部门签署意见栏”内写明:该公司自1992年12月4日起存续期间的所有债权、债务均由我单位享有、承担。2000年8月10日,该公司被工商行政管理注销。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业务七部与大连公司签订的601号合同为联营合同,业务七部不具有民事主体资格,所签订的601号合同及履行该合同过程中所签订的相关的合同无效。业务七部明知自身不具有民事主体资格,仍对外签订合同,因此对造成合同无效应承担主要责任。大连公司应当知道业务七部不具有民事主体资格,却与之签订合同,因此大连公司对造成合同无效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大连公司在履行601号合同中,实际支付的款项为购料定金175万元,质保金95万元,仲裁费20.9236万元,律师费19.0764万元,支付沈阳铸造厂88.6364万元,合计398.6364万元。海达分公司与大连公司按过错责任大小对此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对尚未支付的各生产厂家(即国营五二三厂同利工业公司、大连冷冻机厂进出口公司、大连金州铸造总厂、大连玻璃制品厂机模配件分厂)的款项,海达分公司、大连公司按过错责任大小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对执行仲裁委(95)贸仲裁字第0305号裁决书取得的债权,海达分公司、大连公司按承担责任的比例分别享有。业务七部系海达分公司的业务部,其民事责任应由海达分公司承担,海达分公司不能清偿的部分,由其实际开办单位运代公司承担,运代公司不能清偿的部分,由省外贸公司承担。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联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三个问题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一、海达分公司给付大连公司款239.18184万元及利息(自1996年11月15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利率计息),此款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二、对尚未支付的各生产厂家(即国营五二三厂同利工业公司、大连冷冻机厂进出口公司、大连金州铸造总厂、大连玻璃制品厂机模配件厂)的款项,海达分公司承担60%,大连公司承担40%。三、上述一、二项中,海达分公司不能承担的部分,由运代公司承担。运代公司不能承担的部分,由省外贸公司承担。四、执行贸促会仲裁委(95)贸仲裁字第0305裁决书取得的债权,海达分公司享有60%,大连公司享有40%。案件受理费8.9760万元,海达分公司、运代公司、省外贸公司各承担1.7952万元;大连公司承担3.5904万元。 
  上诉人运代公司不服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1997)冀经初字第1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上诉称:008号售货合同与601号合同是紧密连系的。601号合同具有代理合同性质,是海达分公司与大连公司为共同履行008号合同而签订的,是有效合同。原审法院认定601号合同无效,是没有法律根据的。601号合同不能履行,责任完全在尤里卡公司,当事人对此并无争议。对601号合同的善后事宜,海达分公司与大连公司曾于1994年11月10日达成的协议书中明确约定,通过仲裁方式解决合同不能履行的有关问题。该协议的签订,取代了601号合同,它是约束当事人双方的一份新契约。仲裁胜诉后,现仲裁裁决仍在有效执行期限内,而本案的处理与该仲裁的执行存在因果关系,故依据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应中止本案的审理,待仲裁裁决的执行有结果后再行审理。大连公司在二审中声明放弃分享执行仲裁所得的权利,二审法院不应予以支持。否则,将违反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大连公司提出的经济损失与实际不符,应以大连公司的实际支出确认本案的损失额。海达分公司系我公司的分支机构,已于2000年8月被当地工商行政管理局注销。其在本案中的所有权利和义务均由我公司承担。原判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依法改判。 
  本院认为,本案所涉601号合同属于合同型联营,原审法院确认601号合同为联营合同性质,定性基本准确。业务七部系海达分公司以承包方式交由承包人薛世清和北京科海精密仪器公司经营的部门,其经营范围是以海达分公司的法定业务范围为限。本案601号合同涉及的加工法兰盘业务,没有超出海达分公司的经营范围,也无需其上级即实际开办单位运代公司特别授权。故原审法院以业务七部不具有民事主体资格为由,认定601号合同无效,显属不当,应当予以纠正。601号合同内容并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是当事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应当确认该合同有效。业务七部与大连公司于1994年10月17日签订的补充协议,是当事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并在申请涉外仲裁中得到实施。因此,该补充协议也应当确认为有效。而双方于当年11月10日签订的协议,因有证据证明大连公司是在违背其真实意愿的情况下签订的,且该协议内容明显不公,故应当确认该协议无效。0305号裁决书生效五年来,海达分公司始终未向有关仲裁裁决执行机构申请执行该仲裁裁决,致大连公司背负巨额债务,濒临破产。海达分公司的不作为,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损害了大连公司的合法权益。尽管现该仲裁裁决仍未超过申请执行时效期限,但大连公司为使本案能及时审理,自愿放弃依94年10月17日补充协议所取得的分享权,选择依照601号合同解决双方纷争,并不损害海达分公司的利益,故本院予以支持。为履行601号合同,大连公司实际支付原料定金175万元和质保金95万元,垫付仲裁费和律师费40万元,还赔付沈阳铸造厂88.6364万元,共计398.6364万元。由于601号合同不能履行,造成五家生产企业加工的首批法兰盘被全部回炉处理。就该项损失,除沈阳铸造厂已得到大连公司实际赔付外,另外四家生产企业均未得到赔偿。鉴于大连公司与四家生产企业间的合同法律 关系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且大连公司至今尚未实际赔付,故对大连公司就该项经济损失提出的索赔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大连公司提出的海达分公司应承担合同总额5%违约金即365万元的诉讼请求,根据当时合同法律及本院有关司法解释的精神,违约金与赔偿金不能同时并处,本院确认以实际发生的经济损失398.6364万元作为本案海达分公司应承担的赔偿额。在履行601号合同中,海达分公司未能及时开证、修证,及与外方紧密配合解决好应由其与外方解决的检验问题、验收问题等项工作,构成根本违约。海达分公司应当承担合同不能履行的民事责任。海达分公司现已被注销,海达分公司的债务,应由其实际开办单位及债务承担者运代公司承担。省外贸公司作为海达分公司的被挂靠单位,应当在所收取的2万元挂靠费范围内承担民事责任。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三条、第一百一十二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及本院《关于审理联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九条第(一)款第3项规定,判决如下: 
  二、运代公司自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大连公司396.6364 万元及其利息(利息自1996年11月15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逾期给付,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办理。 
  一审案件受理费8.9760万元和二审案件受理费8.9760万元,均由运代公司承担(已预交二审案件受理费)。大连公司已预交的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17.9752万元,应退还给大连公司。 
                                                                                            
                                                                                                 审 判 长  叶小青
                                                                                                  代理审判员  刘 敏 
                                                                                                  书 记 员  孙建国
【已访问】3882次    

欢迎发表对此文的评论!
请发表您的评论:
您的名字: 必填
您的邮箱:
评论意见:
还可以输入
需要网上咨询问题的朋友请到论坛提问
如果您有长篇大论,请点击这里向我们投稿。
   相关文章:
咨询律师:杨晓刚 Mobile:13611039928 Tel:88588787 Email:lawyer1028@126.com
Copyright www.fcwylaw.com 京ICP备06056206号